8.0

2022-08-30发布:

银幕剧本杀《扬名立万》:从“娱乐”到“至死”

精彩内容:


原標題:《揚名立萬》的笑果,“娛樂至死”的核詭



雙十一當天的電影院,沒有電商平台那般的烈火烹油,卻有一匹“黑馬”斜刺殺出。由劉循子墨首次執導的院線電影《揚名立萬》,彙聚了自帶BGM的尹正、“小姨媽”鄧家佳,“呂秀才”喻恩泰、“小葛優”楊皓宇等衆多優秀演員,用線下最流行的劇本殺形式演繹了一個懸疑故事。很多90後網絡原住民,都有“還萬合天宜一張電影票”的情結。在沒有短視頻和手機直播的年代,幽默迷你劇《報告老板!》成爲“下飯神器”,伴隨著一代人的青春記憶。《揚名立萬》上線之後,觀衆卻發現看萬合天宜出品的電影,要帶的不僅是爆米花,還有紙巾。就《揚名立萬》的陣容來說,笑果不斷屬于標配。況且劉循子墨座靠萬合天宜大樹,手拿如此優秀的劇本,又有什麽理由不來一次“劇本殺”呢?


國內電影的套路之一,就是再深刻的話題,剛開始都得以輕松的氣氛入場。正所謂“淺入深出”。不得志的編劇、過氣的默片影帝、盡拍爛片的導演、碰壁而歸的武術替身、人老珠黃的女演員、孤注一擲的制片人——《揚名立萬》講的是一群郁郁不得志的電影人,被邀請到獨棟別墅,以制作電影複刻上海灘驚天大案的故事。脈絡簡單清晰,可以稱之爲“一部電影的誕生”。就觀影感受來說,《揚名立萬》“上下場”的分水嶺比較明顯。“上半場”在一台老式攝像機的見證下,人物通過出彩的台詞,充分展示了各自角色的性格特征。這個過程是很“萬合天宜”的,但不要把《揚名立萬》當成《報告老板!》PLUS版本。別忘了,劉循子墨手中可是握著“劇本殺”的。


“真相只有一個”——對于有謀殺推理環節的劇本殺來說,必然有一條關鍵信息是設計者小心翼翼隱藏起來的,它不會出現在任何一處可以輕易獲取的地方,畢竟是整個劇本信息串聯起來的關鍵。《揚名立萬》在開場時,就拿娛樂之神的雕像來點題“權力是暫時的,娛樂是永恒的”。事實上,在電影前半段,“娛樂”元素無處不在,即便是觸目驚心如“叁老案”者,都能被“爛片之王”鄭千裏以“枕頭 拳頭”式的浮誇來神還原出當下電影的各種光怪陸離。但是,導演劉循子墨顯然並不想以單純的解構來作爲自己電影處女座的基調,與其用萬合天宜的笑果博得觀衆一笑相比,他更願意讓“娛樂至死”這一老梗有著全新演繹。隨著一句“凶手,也來到了現場”畫風一轉,劇情也進入急轉直下的下半場。


不想殺死觀衆太多腦細胞,《揚名立萬》開誠布公了凶手的身份,但這不意味著“核詭”的過早暴露。作爲這場沉浸式的密室逃脫遊戲的關鍵推手,凶手讓“娛樂至死”不僅有了詞意的遞進,更有了場景的切換:從圓桌會議輾轉到選秀舞台,再到凶案現場,伴隨著的是“娛樂至死”這一核詭的端倪逐現。爲衆人烘托背景的,從小醜造型的娛樂之神雕像,變成了一尊騎戰馬、持長矛的古羅馬戰士雕像,肅殺氣息鋪滿屏幕。從“叁老”肆意用“選花魁”等肮髒遊戲來滿足私欲卻最終殒命,以及余皚磊所飾演的南京國民政府官員妄圖殺人滅口卻被人反殺——在劉循子墨所設置的這棟沒有出路的豪宅裏,民國時代的糜爛與絢爛隨著“求仁得仁”的一場爆炸,完成了從“娛樂”到“至死”的塵埃落定。給後人以警示,卻絕非是一地雞毛。


《揚名立萬》到底還是商業片的內核,只是包裝出“劇本殺”的核詭,以討好年輕受衆。作爲社會學名著,《娛樂至死》和《烏合之衆》一樣,是很容易被膚淺解讀的,畢竟深讀者寥寥,但用一部電影的方式輸出,想必見仁見智。雖然萬合天宜的幽默痕迹依然存在,但《揚名立萬》是到底還是有自己想法,畢竟哪個導演都希望一出生就風華正茂,但參天大樹又豈是一個片子就能養成?能用笑的方式說出深刻的道理,是爲高級的手法,而《揚名立萬》至少有這個誠意和心思。在電影中,致敬因素無處不在:《閃靈》《英雄本色》《無間道》……這些已在觀衆心目中揚名立萬的經典電影,大概就是劉循子墨渴望成爲的樣子吧。(作者:謝偉鋒)